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shumei1968的博客

九香虫

 
 
 

日志

 
 
关于我

在人之上,把别人当人,在人之下,把自己当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5月8日  

2010-05-08 05:2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辫子

                                            -----写在母亲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对“母亲节”有了一种特别的情怀,尤其是2004年7月21日母亲去世以后。每每“母亲节”来临,个中滋味,更是无以言表。

 

     细数与母亲走过的三十六年,真像弹指一挥间,记忆中唯一一件对母亲深感愧疚和不安的是那“辫子事件”,它就像百年大树千年芭蕉,风吹不走,雨击不败,深深埋在我的心底;它更像那书桌上的金虎仙人球,触一触,就会被刺痛,心就会随之紧缩一下。。。

 

     母亲四岁丧母,无兄弟姐妹,自幼和我姥爷相依为命,等到和父亲相识结婚成家,又因为父亲只有远方唯一的兄长,所以,母亲的孤独在持续上演着。

 

     不久,家里有了我。也许是怕极了孤苦的日子,母亲无时无刻不守护在我的身边,每天花的功夫最大的就是打扮我。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情必须是洗漱,而且,所有洗漱的物品都被母亲早已准备在眼前,想偷懒儿都没有门儿。然后,母亲开始给我梳头,一下一下的,很轻,很温柔,很有耐性,也很舒服。开始寸把长的头发不好梳,我又太小,怕我闹人,母亲就边梳理,边讲故事。每天重复着这样的画面。不同的是,每两三天母亲就给我变换一种发型。每种发型都是编的小辫儿,都是扎着粉色的蝴蝶结。每天都讲一个故事,后来,母亲脑里的故事讲没有了,就讲她经历的邻里趣事,也偶尔拿一些过去发生的看虚病跳大神儿的事儿来滥竽充数,不过最后总会像蒲松龄似的,把故事归结到“善良”上。

 

      由于我习惯了听故事,母亲最后只能买书给我讲。这样,《刘胡兰》《木兰从军》《铁杵磨针》等等,书中的,记忆中的,听来的,看来的,邻里邻外发生的,甚至毛主席语录,重复来重复去,从头发能勉强梳成小辫儿,一直到我上学,不久,我学会了自己梳头。母亲看我学习兴趣浓厚,学习时间紧张,就干脆不让我自己梳头了,所以,我自己没有梳几天,又重现了家里那副梳头的动感画面。母亲还是天天梳头时用手指量我的头发,今天长了多少多少,还是那样和我讲着故事。不过,幼儿的小故事没有了,每天发生的事要我判断是非的故事多了;我站在前面边听边看书的时候多了,母亲的琐碎话语少了;我的个子越来越高了,母亲越来越够不着我了;辫子越梳越长了,梳理的花样越来越少了;最后发型就定格在当时的“北京辩儿”,头上面中间一个粉色的蝴蝶结,脑后两根高高的整整齐齐的利利索索的像轨道一样的长辫子,辫梢儿还各扎有一个蝴蝶结。每次梳理完,母亲都要上下左右看个够,欣赏完了,那种成就感跃然脸上,总要扔出一句话,“我姑娘长大了,成大姑娘了。小姑娘还是梳辫儿漂亮。”我小时候所有的照片都有蝴蝶结,而且,绝大多数是这个发型。后来,我的头发长到了屁股下,梳起来不容易,洗起来更是困难,好在一直是母亲伺候,经验十足,不过,也需要有十足的耐性,洗完梳完,母亲欣赏的时间就更长。

 

     日复一日。我上高二了,学习时间更是紧迫。每天站在我身后梳头的母亲,话更少了,因为怕耽误我学习看书,而我更像是一个磁场,时时刻刻吸附着母亲的目光,我开始感觉我心里压力越来越大,如果考不上大学,我首先对不起的是母亲这份操劳,我不能再让母亲这么伺候了,我几次提出剪掉的想法,却一次次被拒绝,母亲的脸色一次比一次难看。

 

     母亲为什么这么喜欢梳辫儿呢?我所有的闲散思维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所有的熟人也都在劝导着母亲,即解除了母亲的这份辛苦,也让我时尚了起来,何乐而不为呢?那时,“卞卡”式、“羽西”式、“小鹿纯子”式、“大岛幸子”式的发型在学校风靡一时,我那两根长长的辫子唯独“抢眼”,和老师同学聊起来,都是一副不屑的表情,“剪了得了!”是最“抢耳”的话,原本还算俊俏的我在同学们中变成了“土帽”,尤其到历史课,老师一涉及清代发辫子制度和“捎小辫”时,我心里更不是滋味儿,更不能理解母亲的固执和保守,想起母亲坚定的表情和专横的话语,一种莫名的痛恨隐隐爬升,我怎么会拥有这么一位没有文化没有超前意识的母亲呢?可是,一到早上,那副梳头的动感画面出现的时候,我的心又隐隐作痛,我不能再让含辛茹苦的母亲这样操劳下去了。如果真的考不上大学,我如何面对站在身后的母亲啊!剪掉、剪掉、剪掉、、、,我的心像被压上了一块石头。

 

     终于在期末考试的前一个月,我采取了反抗的行动。在闺中密友的陪伴下,我瞒着母亲到理发店剪掉了头发。这回我是闯下了大祸,家教严厉的母亲一定会暴跳如雷,大打出手。当我和好友怯怯地走进家门,好友急速讨好寒暄,甜言蜜语还没有尽情发挥时,母亲寒暄的话没有说出几个字就噶然停止了,愣愣地瞧着我,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眉头紧蹙,目光逼人,脸色骤然变暗,继而煞白,顷刻间,眼神变得那么呆滞无光,只吐出了“孩子,你太让妈失望了!”几个字,就转过身流起了眼泪,泪水像开闸的河水,我和好友都慌了,她自言自语般底气十分不足地说了几句安慰话,就溜走了。我则是委屈的怯生生的一直在看着母亲,一直在承认着错误,一直在期待着母亲能瞅我一眼,哪怕是再狠狠地瞪我一眼也行啊。

 

     好久好久,像度过了一个艰难的世纪一样那么漫长,终于有一天,母亲正眼看我了,只是没有了梳头时候的那种愉悦和期盼,脸上也失去了那份欣赏和成就感的光彩,我忽然间感觉母亲那么可怜,忽然想起了鲁迅笔下的祥林嫂,我感到我是那么的可恶,怎么会扼杀母亲那一颗充满无限善良的爱心呢?母亲是把自己从未得到的女孩子应该享受的幸福在无私地默默地奉献给我啊,母亲是在用全部的爱来覆盖这个世界里过去的她啊,母亲是在用独特的方式教育我要脚踏实地误入虚荣啊。我怎么会不懂母亲的良苦用心呢?母亲眼里的乖女儿唯一一次的淘气惹祸,竟是一次终身难忘的大祸,让母亲伤得如此之深,让我悔恨得如此之远。

 

     ......

 

     再后来我结婚成家了。因为“辫子”给我留下了太多的烙印、遗恨和感触,在我即将作母亲的时候,我就决心学习母亲身上所有的精华,并争取发扬光大。

 

     真是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我每天早上都要巡视检查清理一下房间。一天,我意外地发现女儿的写字台最下面的抽屉里躺着一个给头发压直板的压发器,我的心“咯噔”一下,女儿开始学着玩儿发型爱慕虚荣了?什么时候弄的这个东西?这样下去还能安心学习吗?有多少孩子因为臭美而耽误了学业?女儿向来连保湿霜都不抹,因为素面,我不知劝了多少次要她抹一抹点化妆品。可是现在?嗨,我真是太粗心了,真的这样,我一定采取措施刹住在萌芽之中。

 

      可我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儿子:“你知道这个压发器吗?”

 

     “那是我小妹同学的。”儿子看了看我,笑着说。我满腹狐疑,没有再追问。等女儿在家的时候,我突然拿出压发器询问,女儿回答的和哥哥一样,可是脸上惊愕心虚的刹那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以后,我天天在观察。每当女儿开班会、小聚会、运动会、演节目、外出的时候,她准会嘀嘀咕咕,拿出压发器站在镜子面前小心翼翼地压直板儿。开始几次总在自己屋偷着压,我知道了,就大大方方地进去帮女儿参考,哪里压得好,哪里压得不好,后来,女儿就公开在镜子前毫无顾忌的压了,我也最后总是夸女儿几句,“我们双双长成大姑娘了,打扮起来就是漂亮。”女儿总是很开心地去完成她要进行的事情。当女儿每次满意地走出家门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女儿五六岁时,看着电视里洗发香波的广告,天真稚嫩地说,“妈妈,我长大了也梳披肩发。”我知道女儿太喜欢飘逸的直直的长发了。看在女儿还是一如既往的素面,我也心安了一些;想到现在学校的风气,我也就默许了。

 

     在给女儿准备上大学的入学备品时,我特意从抽屉拿出了那个压发器,笑着说:“双双,别忘了把这个带走吧,免得到西安再买。妈妈知道这个不是同学的。”这时,儿子和女儿都愣了,女儿更难为情,低头承认了自己说谎,儿子也跟着承认了错误,不应该包庇。看着他们羞愧难当的样子,我笑了,并鼓励他们一定要及时和家长沟通自己的想法,不要一意孤行,更不要低估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家长。

 

      很多时候,在这一代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在下一代人身上一样会发生,作为长辈,多叮咛几句,孩子就多一份经验和教训;作为晚辈,多点耐心,常听一听长辈的唠叨和啰嗦,老人就会少一些孤寂。已步入不惑之年的我,是多么渴望再让母亲站在身后,梳着头讲着故事唠叨着啊,如果时光能倒留,我绝不会再闯这种遗恨终身的大祸,用自己的手剪掉自己应该享有的伟大的爱。

 

      不知是“母亲节”要来临了,还是这个年龄看破了些什么,反正这些日子,我不经意的又喜欢了梳辫儿,每天又把头发拢起来,扎起了小辫儿。

 

       。。。

 

 

 

   附:我姐妹三人,小时候母亲每天轮番给梳头,而我是母亲梳头年头最多的,记忆最为深刻。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